[1192]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屠天立道

[1192]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屠天立道

天机城,天机楼,最顶层大门打开,圣族,天阁,南岭兽窟的盖代妖孽皆都跨入了进去。品书网

wWw.Vodtw.com内部混混沌沌,幽幽暗暗,昏昏沉沉,好似无有上下,无有前后,无有阴阳五行般。

一片虚无,一片幽森,一片寂静。

合共九人,踏足昏暗的区域,浩瀚无垠。

“你们还在吗?”

九人鱼贯而入,此刻却看不到彼此,不禁询问。

可惜,周边除却回荡自我的声音外,便再无其他动静传来。

无人回应。

怎么回事?

九人齐齐暗凛,他们分处于不同虚空,处在不同地域。彼此不可感应,不可交流,像是被无形的屏障隔绝开去。

僵持了片刻,九人壮着胆子,却都自命不凡的朝前而去。

……

域外,星辰成海,颗颗星辰放光,光芒铺满域外,掀起汪洋般的星潮。浪涛阵阵,卷起天地精气,日月精华不断澎湃。

而在域外虚空中,铅云万重,劫雷隐现,因果毗连在其中交织,声威动天地,万域似都有感。

一道与劫雷不成比例的身影屹立域外虚空,浑身喷薄万丈神霞,头顶太极神图,星光似海啸在体内闪耀,整个人肌体分明很渺小,但气势浩瀚,似能撑爆这方星空一样。

恐怖!

狂暴!

躁动!

雄浑!

浩瀚!

诸般气息扩散,惊动万域,中原四方八面,哪怕遥隔无尽海域的中元大陆都有所感应。一股股虚无的气息穿梭亿万里时空般,跨域而来。

玄天学府,百窟山颠,一度盘膝入定,坐在独石上的大长老似有所感,微微抬头,双目绽神光,日月都在眼中沉沦,遥隔亿万里时空看向域外。

在其眼中,一幕幕画面好似电影般放映,无垠域外,劫雷漫天,因果横呈,秦鸿背负太极神图,浑身星光缭绕,绽放亿万神霞,宛如一方光的世界要从中撑开来一样。

气息浩瀚恢弘,蔓延亿万里,激荡诸天与万域,惊动了不知多少隐世怪物。

看着秦鸿的身姿,看着那一方动静,大长老历来沉肃无表情的脸上浮现起了淡淡笑容。

“终于等到你,应运而生。”

大长老一声呢喃,目不转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里,原本死气沉沉的周身有着一股蓬勃生机在逐渐递增,气息升腾,节节攀升,渐渐地都有气吞山河,势崩日月之感。

……

遥远的无垠大地,不知此处是那里,唯有无边汪洋沸腾,漫无边际都是水泽。

水泽上空,一道身穿道袍,头扎发髻,长脸深眉,五官素净的中年道士背手横行。其背影巍峨,身材修长,一双瞳孔深不可测,似有阴阳两仪分别落入左右眼。

此刻,祂似有所感,亦是抬头看向域外。眼中阴阳分化,两仪交感,瞳孔中一幕幕画面倒映,域外劫云漫天,因果横呈,一道伟岸的身影背负太极神图,缭绕无尽星光,绽放亿万神霞,屹立在劫雷下,历劫而生。

“应运之人,终于复苏,我该回去了。”

中年道士轻轻一叹,随即拂袖一扫,道袍猎猎鼓荡,身前虚空猛地塌缩,无声无息,一方混沌黑洞浮现沉沦,一条虚无甬道自无尽汪洋蔓延而去。

短短瞬间,黑洞深处虚无崩开,一方横呈在无尽虚无中的陆地映入眼帘。陆地一边死寂沉沉,气息衰颓,一边生机盎然,精气澎湃。

这方陆地彼此隔着一条汪洋水带,但却始终相连,构造形似葫芦。上小下大。

小的一方则死寂沉沉,气息衰颓。大的一方则是生机盎然,精气澎湃。

若是有熟悉中元大陆与中原圣地的地理构造,必然会震惊欲绝。这方构造,正是中元大陆与中原圣地的构造。

中年道士拂袖一扫,一步迈出,整个人直接化作了一道S形的闪电,阴阳交织,两仪分化,瞬息间穿梭过虚无黑洞,出现在了中元大陆的虚空上方。

道士目绽神光,阴阳两仪分化,左右眼黑白放光,一眼锁定了玄天学府。遥隔万里虚空,看到了百窟山颠盘膝而坐的大长老。

微微一笑,迈步而去。

……

无尽昏暗,无尽死寂,无尽阴湿。

这里是一方死寂沉沉的沙漠,昏暗无光,天穹仅有一轮残月,时明时暗,挥洒着残存的点滴月光。

无垠沙漠,呈现血色,砂砾竟是被鲜血浸透了一样。随意的抓摄一把,都是血淋淋的,还有血迹在深处流淌,似被血海淹没过的。

血色沙漠上,一道身影徒步而行,背影寂寥又沧桑,沉寂又孤独。

祂身穿简陋粗糙的兽皮大褂,卷发蓬垢脏乱,身影高大魁梧,肌肉饱满有力。但四肢,腰腹,颈脖,却都缠绕着一根根冰雪锁链。

随着祂徒步而行,那些锁链随意的拖在沙漠上,沾染无尽鲜血,带起阵阵哗啦的锁链声响。

却在此时,祂似有所感,猛地抬头,原本死寂昏沉的双瞳骤然放光,红黑之光绽放,似成阴阳。双眼双目之内,阴阳分化,自衍五行,盯着无尽虚空。

一幕幕画面在其眼中流转倒映,域外星空,劫雷漫天,因果横呈,一道身影背负太极神图,缠绕无尽星光,喷薄亿万神霞,正在历劫而起。

“末劫将至,应运而生,是福是祸,皆在自我。”

祂呢喃一声,即是收回了目光,无有过多关注。只是依旧徒步朝前,走在这方血染的沙漠中,漫无目的,又似在追寻着什么。

……

一方水月连天之地,残垣断壁随处可见,废墟狼藉。

一座雄山巍峨,山巅却已粉碎,山峰崩塌,只余半截残躯屹立。而在山外一条条似玉带般的溪流小河围绕着断山,溪水潺潺,水质清澈,水流皎洁,好似天外银河落于此地一样。

而在河流尽头,有着一道身影盘膝而坐,他穿着朴素长衣,发丝斑白絮乱,熙熙攘攘,遮住半边容颜,让人看不清全脸。

但显露在外的面容却极尽枯朽,身材亦是干瘦,浑身毫无半点生命波动。看起来如同一具干尸般,气息深幽。

周边溪流流淌,偶起点滴水花,在虚空中崩散成水雾,似受到莫名气息牵引,灌入了他枯朽的躯体中,滋润着他枯朽的血肉,死寂的躯体。

却在此时,他似有所感,突兀抬头,一双浑浊凹陷的眼眸看向了域外。劫雷漫天,因果横呈,一道身影背负太极神图,缭绕无尽星光,喷薄亿万神霞,正在域外历劫。

霎那间,他目绽神光,浑浊的眼眸澎湃起无量精气,似有鲜活的生机要自体内觉醒复苏。

“应运者现世,万族同现,世间将要大变了。”

老人沙哑的声音在溪水畔流转,虚弱至极,像是弥留之际的遗言般。

呢喃声落,老人的眼帘即是缓缓闭合,像是力竭一样,忍不住的‘昏睡’过去。

旁侧溪流渐渐湍急,激荡起的水花愈发生活,崩散成水雾更浓,融入老人肌体,渐渐形成了雾霾,将他整个身影都包裹了进去。

……

域外星空,劫雷翻滚,轰隆隆作响。

酝酿许久,雷霆霹雳终是爆发,夹杂着因果神链,自天穹不断打下,摧毁了万里虚空,打爆了日月星辰,掀起汪洋般的毁灭气势,压向了虚空下的秦鸿。

后者背负太极神图,缭绕无尽星光,喷薄亿万神霞,周身燃烧起熊熊烈焰。一切的力量,全都化作了劫火,包裹自我,覆盖太极神图,齐齐打向苍穹。

体内阴阳二力浮生,生死之力流转,疯狂的灌入太极神图中,令得神图栩栩如生,好似真实存在。

星光包裹神图,衍化无尽星辰,太极神图衍化阴阳,与无尽星辰相称,彼此像是推衍出一方浩瀚世界。

“轰隆隆!”

秦鸿双手擎天而起,横手推去,太极神图托天而起,迎向了打落的劫雷。

巨响隆鸣,神图以势不可挡,摧枯拉朽的姿态碾爆了劫雷,吞噬了因果,化作一道流光直接盖向了劫雷。

“嗵!”

霎那间,似如一方神山砸进了大海,滚滚雷浪迸发,霹雳电芒四溅,淹没了域外无尽虚空。

大浪滔天,雷霆肆虐,电芒奔涌,噼里啪啦。

神图砸进劫雷其中,亿万神霞爆发,无尽星光汹涌,撑爆了劫雷。

虚空无尽坍塌,天地精气滚滚澎湃,神图肆虐其中,沉沦劫雷深处。阴阳交感,生死弥漫,彼此交汇,动荡乾坤。

劫雷都似是难以承载,要被生生撑爆开来一样。

“我命由我不由天!”

“天若阻我,屠天立道。”

疯狂的声音极尽狂暴,秦鸿雄姿英发,不惊不惧,不退不避,反倒一步踏天,身披无量劫火,以龙腾之势冲向了劫雷深处。

单手擎天,一手结印,各种神通绝学尽数施展,皆都是惊世绝学,打爆苍穹,轰塌虚空,有毁天灭地之力。

不断打出,轰落而来的劫雷寸寸瓦解,直接被轰成粉碎。四方混沌雾气滚动,虚无风暴激荡,与雷霆交织,促使威压弥漫四方。

天地万域都是倍感压抑,诸天都是隆鸣,此地的气息扩散,像是勾连三界十方,让得无数生灵,万物众生都似要灭绝死亡一样。

秦鸿鏖战雷劫,逆天而行,跟随神图没入劫雷深处。气势巍峨,雄姿勃发,宛如一尊太古神袛,霸气又绝伦。

日渐推移,这种过程被无限放大,气息越来越炽盛,蔓延开去,万域诸多生灵都是能够看到这一幕。

只是,大多数人都只看得清劫雷灭世之威,却无法看到内部秦鸿纵横肆虐的场景。

内附因果,无绝世修为是无法窥破其中隐秘,故而秦鸿身影不显,只余劫雷肆虐逞凶。

武道神尊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