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156701) 十年残星 [1]第一章:剩一个假设,我们从未分离 最新章节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乐文阅读官网
[1]第一章:剩一个假设,我们从未分离

[1]第一章:剩一个假设,我们从未分离

曾经我以为有些回忆,只能在心底里慢慢品味它的珍贵、曾经我以为有些人,只能在最忙的时候想念、曾经我以为,我们不说道别的话语便不会散去我们宴席。

灯红酒绿的世界里,我们都独自变化,撑开不一样的翅膀,往不一样的世界里飞翔,一辆豪华的迈巴赫平稳的行驶在被装饰成天堂入境的道路上,坐在车内的女人,艳丽的红色口唇印在了高脚杯口上,她用舌尖细细品尝着拥有着淡雅清香的红酒,车身渐渐停稳下来,坐在副驾驶位的男子接过女人手中的高脚杯,搁置在一旁,他的目光十分凛冽,眼底却透着一丝温暖,他的眼眸中只有那个女人的影子…

窗外的呼喊声渐渐透过了这隔音介质的车窗,这是一场众星举办的游轮之夜,背后的策划人具体是谁不为所知,各星的粉丝们都云集于此,聚集在一起带着澎湃心情的呐喊声似乎随时可以划破天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现场维持秩序的保安,统一的着装看上去像特意隐藏的武警,在警戒线区分的两个区域里,一边杂乱无章,拥挤得似乎随时都可能被踩在脚下,腾一块地。而另一边红毯铺地,隔绝了灰尘,聚集的金色灯光,甚至镶嵌着金边和钻石,华丽两个字眼,不足以形容这里的装饰氛围。穿着燕尾服的主持人激情的介绍着每一位陆续到场的嘉宾,巨星。

最后一位到场的是,海边的风轻轻呼啸着站在台上主持人的头发,他是一位资历深厚的主持界精英,然而在众巨星云集的场景里他的身份渐渐渺小起来…

他看着邀请名单上的最后一个名字,竟然是她,宁颖南枫…

他等待着后台传来宁颖南枫拒绝到场的讯息,然而迟迟没有等到消息,他等的很焦急,这个迷一样的女星,拒绝了所有的签约合作,拒绝了所有的采访,然而今夜的神秘游轮之夜,她会带着她的神秘身份到场么?

灯火斑斓的现场将夜空化作了黎明,主持人看着这辆停在红毯另一端的豪车,甚至都屏住了呼吸,她真的是宁颖南枫?还是一个仅为了应付观众的替身?

主持人忘了主持,现场也渐渐的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这辆车上,副驾驶位的车门突然打开了,灯光全部聚集在他的身上,他冷着目光,嘴角微微上扬,然而却看不出半点要笑的意思…

“郁阳!”一位从诧异中惊醒过来的粉丝突然喊到,整个人群之中突然闹腾起来,郁阳的出现代表了车内的女人绝对是本尊,而不是所谓的替身,郁阳只有一个,他唯一形影不离的人只有真正的宁颖南枫。第一时间更新

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郁阳打开车门,微微弯腰伸出右手,宁颖南枫戴上了镶嵌着金圈的墨镜,扯着晚礼服的裙摆,就犹如褪壳的飞蝶,她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之中,频闪的闪光灯让她不由得微微皱眉,身穿的一席落地黑色晚礼服,给人一种心情压抑的感觉,然而白皙的皮肤就像是衬托一般的,这件衣服没人能驾驭的住,死亡的气息被宁颖南枫穿出一股地狱女神的模样,“那是著名设计师j的绝笔之作!‘地狱’”郁阳握紧南枫冰冷的指尖,眼眸中印着她挥之不去的影子,她的每一次皱眉,每一秒不适都记录在他的心里,她太脆弱,哪怕01秒的不小心都害怕她会就此消失在他的世界里,他依附着她,无法想象有那么一个悲凉的世界里有他却没有她。

她真的很美,惊艳的让所有人的目光都停在她的身上,她就像一股艳丽的花毒,过目一次便移不开注视的双眼。

南枫抬起头,凝视着红毯另一端停摆在海面的游轮,灯火斑斓,放远处看就像是一片星光,聚集在海面上荡漾。

主持人拿着话筒,他也难以置信宁颖南枫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到场,留下一片后遗症,“最后一位嘉宾,也是在场最受瞩目的宁颖南枫,我们热烈欢迎她的到来!”主持人的表现特别糟糕,话说出口时他已经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从业三十余年,他今天所说的这一句话就像是严重的演播事故。第一时间更新

南枫并没有理会主持人怎样介绍着她,她的名字就是最好的介绍,在场的气氛已经控制不住,警戒线外的人们好几次要突破进来,频繁闪耀着闪光灯以及吵成一团拍照快门声的现场秩序已经被瓦解,追寻着自己偶像的粉丝群折返过来,全部拥挤在能看见宁颖南枫的地方。

郁阳环视着前方,来自于那几位站在灯光下却因为宁颖南枫的出现而失去色泽的几位巨星眼眸中透射的敌视被郁阳收揽在眼底,郁阳牵着南枫,时不时低下头凝视她的小动作,他最温暖的保护是每分每秒。

现场的持续彻底乱了,一位年轻的记者突破了警戒区,举着自己的话筒追上南枫的步伐,在她身后大声的喊道,“宁颖南枫!”郁阳率先回过头,将南枫护在身后,晚到的工作人员连忙上来捉住那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女记者,也许她这一次的贸然行动不仅会让自己丢了工作,还会让所有的安检工作人员面临失业。

南枫高傲的侧过脸,打量着眼前气喘吁吁的少女,她想摆脱这些烦人的安检工作人员,她只想问一个问题,却被这打闹的现场半天没来得及说出一句话。资历深厚的记者抓住这个时候多拍了几张照,就这么一个插曲,一个小闹剧,一分钟后足以成为世界头条。

郁阳护着南枫继续往前走去,即将被拖走的女记者挣脱开安检工作人员的遏制大喊道,“金泽熙!金泽熙没死!”

南枫远去的步伐停了下来,握住南枫手的郁阳内心也跟着颤动了,他感受到此刻南枫心底的震撼,他想安慰她,他想立刻带她逃离现场,逃离这个被悲伤逐渐笼罩的世界。然而只要这个名字出现,宁颖南枫他便保护不了,打乱南枫世界的永远都只有这个已经死去不复存在的人的名字。

南枫转过身等待着她的下文,能把眼前这位高傲的女王瞬间击垮的武器就只有这个名字。

安检人员看清了现在的形式,在郁阳的示意下他们松开手,退至一旁。

“假设金泽熙没死!”女记者站稳后对着南枫说道,郁阳垂下头他的心放了下来,也许此刻他感觉到安宁了,他却不知身旁的她还是不是能接受一个假设的带来转折。她带着墨镜,他看不见她坚强外表下唯一能直视内心的窗口,然而她冰冷的体温示意着她刚刚被希望点燃瞬间又熄灭的余温。

“假设金泽熙没死,假设郁阳没有从法国回来,你还会爱他么?”女记者问了一个所有人都听不

懂的问题,当然除了站在世界目光之下的这三个人。

南枫摘下了墨镜,她眼眸中似乎闪耀着泪花,嘴角却微微一笑,她没有反问此刻郁阳最想问的问题,‘你怎么知道这些’也没有回答当事人心中想要的回答,只是长叹了一口气,白色的雾气在灯光下显现出来,这是冬天,寒冷悲寂的冬天。

“如果在你这里有那么多假设,能不能替我假设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过宁颖南枫?!”南枫转过身去,松开了郁阳的手,她缓缓抬起头看着郁阳,目光交涉的那一刻,郁阳扭过头去,垂下眼帘,眉宇间凝聚了一丝悲伤。

其实答案很明显,只是我们每个人都不愿意承认。

本书首发来自,!

十年残星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