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一卷 新得开始 第二章 陷入绝境(上)

[2]第一卷 新得开始 第二章 陷入绝境(上)

在最短的时间内,要达到资金上的快速增长,陈子安所能想到的有两条途径,其一是买彩票,但机率太小,小到基本可以忽略;其二是买股票。一旦能在短期之内买中一支甚至能连续买到所谓的“妖股”,那么,资金会以不可思议的程度进行扩张。在2019年结束的时候,曾经有投资者做过一个推演,以20万元的初始资金量,如果每月能买中一只妖股,并且精准的把握住买卖时点,到年末,资金将突破1亿元。在H.W工作的时候,由于H.W对员工的电脑和手机都有一定程度的监控,陈子安是不能在上班的时候炒股的,只能偶尔在深夜回到家的时候看一看股市的情况。所以,他并未真正的进行过股票实操。

目前A股市场的点位在经历了7月的一波上扬之后,暂时在3300-3500点之间徘徊着,作为财务从业人员,陈子安对数字有着特别的敏感性,在关注了很多公众号,将一些专业股评人士的判断做了一些分类之后,陈子安以自己的方式大概计算出了大盘接下来上涨的机率会超过65%,属于典型的右侧行情。所以,他决定将30万元投入到股市之中。

接下来就是确认需要购买的股票。陈子安从之前已经收藏的股票池中进行了反复的推敲和比较,最终确定了一支股票:忍冬控股,这是一支医药行业的股票,从技术形态上来看,2019年开始,其一直处于一个上升通道之中,多次被他所关注的一位股评大佬进行深度的点评和分析并推荐,现在的价位在45元左右;从趋势上看,这支票各条均线有序的排列,呈现明显的多头行情;从基本面上看,其经营业绩连续保持着高速的增长;从消息面上看,其实控权的不确定性以及多次的更迭让它具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属于机构和游资喜欢炒作的题材。综合来看,这是一支极具妖股潜力的票。从今年资金偏好大盘股的趋势来看,这支票在中短期之内依然具有翻倍的潜力。

可能陈子安不知道的是,在他研究股票的时候,他骨子里的那种赌性才会体现的淋淋尽致。因为,他太缺钱了,也太缺时间了,他已经坚持了19年,他真的很想在陈玉的病情上能有一个新的治疗和转机,但目前涉及这方面的顶尖医学力量还是集中在米国。而去米国治疗,对于现在的陈子安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其遥远的目标。钱,他需要很多的钱。而当一个人对某种东西太过渴望的时候,再冷静的人往往也会失去一些本来的决断。

陈子安并没有在选股上思考的太久,到了晚上11点,他便关上了电脑,准时上床。他是一个对自己极其自律的人,除了一些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不允许自己熬夜干活,更不用说刷剧、游戏之类的在他认为是浪费时间的事情。因为他知道,对他而言,钱和身体是最重要的,其他的同龄人还有父母、兄妹、朋友支撑,而他,只有自己,还有一个需要他穷尽一生去支撑的妹妹。

第二天的清晨,陈子安照例在八点钟准时醒来,一番洗漱之后,他打开了笔记本电脑。昨天,他已经将30万元资金转入了自己的股票账户,现在还未到开盘时间,陈子安预设了一个买入价格,将30万元全部对忍冬控股进行了下单预设。操作完之后,陈子安换了一身干净的行头,准备出去面试。

在H.W公司的最后几天,陈子安便开始整理自己的简历,在对自己进行了SWOT分析之后,他的目标其实也很明确,就是依然是找一些大厂,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内做一个技术专家的角色,近段时间他也投了一些大厂的职位。今天要面试的便有两家大厂,一家是索斯光电,另外一家是七方霸业。

索斯光电这家企业是H.W的供应商,属于纯外资企业,在蓉城是其中国区的一个事业部。对于陈子安这种在H.W有八年经验的人自然表示什么欢迎,面试极为顺利,一个上午的时间,陈子安便分别和HR,分管财务的老总以及公司总经理进行了面聊。公司总经理PeterWang是一位美籍华人,对陈子安的专业能力表示了赞许,剩下的就是背调和谈薪环节。

第一次面试的顺利让陈子安内心自信了不少,之前从H.W公司离开时对于自己前景的担忧随之也减少了很多。下午的时候,陈子安去到了七方霸业这家大厂,这是国内首屈一指的集成电路的大厂,在蓉城有一个后台共享中心,陈子安打算应聘的是共享中心的一个财务主管,这跟他在H.W公司的职务极为类似。一番面试下来,双方都感觉匹配度不错,同样,也剩下了背调和谈薪环节。

照例去医院探望了陈玉,顺便将欠下的8万8的医疗费交了过去,值班的护士长对他的脸色稍有改观,再三的叮嘱他注意三季度的医疗费。从医院回到家中,已经是晚上9点,陈子安打开了炒股软件,登进了账户,早上预设的忍冬控股已经成交,买入价是46元,收盘价是46.52元。

这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陈子安的家中没有装空调,只有一个老掉牙的坐式风扇,转动的时候始终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摇摆的扇叶似乎随时都要甩落下来。今晚的陈子安虽然还是11点准时上床,但却久久不能入睡,深邃的眼睛像月光下幽静的海水一般,总让人忍不住去想这个“大孩子”到底在想些什么。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陈子安的生活依然处于医院、家和面试公司三点一线的规律之中。有些奇怪的是,在过了一个礼拜之后,索斯光电和七方霸业这两家公司并没有来电,这让陈子安心中升起一些不安,他有好几次都翻开了通讯录,准备拨打给两家公司的HR问问情况,但思索了一下,又放下了电话。求职其实就是一场心理上的博弈,谁先试探则代表是更容易让步的一方,所以,陈子安决定再等一段时间。而让他有些焦虑的另外一个原因则是最近一个礼拜,尽管他投递了一些简历,但并未得到太多的回复,面试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

这段时间,忍冬控股的股价攀升到了50.10元,涨幅较陈子安买入时达到了8.9%,股票总市值达到了260亿元。陈子安的持仓市值也增加到了326,740元。一个很不错的开始,陈子安看着自己的账户,陷入了沉思。最近几天,忍冬控股公告不断,关于其股权转让和国企混改的消息让其一下子冲到了股吧频道的超话首位。然而,就是在这样火爆的媒体报道关注之下,其股票的走势依然稳健向前,并没有呈现癫狂之势,这让各路大V纷纷盛赞其走势稳健,为医药中的“茂台”,“千亿忍冬”的目标一时之间成了各路主流资金方的共识。

在这样的舆论影响下,陈子安也有些按捺不住,思索再三之后,他决定再博一次,拿着在H.W办理的信用卡,他办理了提现功能,信用卡总额度是25.67万元,他可以提现一半,也就是128,350元。提现出来之后,他在51元的价位上继续加仓了忍冬控股,这样,他现在持仓成本变为了47.3元每股,持仓市值达到了460,958元。

时间到了2020年9月25日,这是陈子安离开H.W公司整整一个月的日子,距离他定下来的两个月之内找到40万年薪工作的计划还剩一个月。他终于忍不住的拨通了索斯光电HRBPAmy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非常温柔而好听的女声,经过几分钟的通话之后,陈子安的脸色有些凝重,有些疑惑又夹杂着一些愤怒。

Amy告诉他,由于索斯光电和H.W公司属于多年的合作伙伴,双方HR之间关系比较密切,她在上次面试之后的第二天就给H.W公司的HRLisa.Chen打了电话,向对方了解陈子安的情况。出人意料的是,Lisa的答复是,陈子安是因为一些职业操守上的问题而被公司开除掉的。对于一个财务而言,这是一个让公司非常之忌讳的事情,所以,在Amy向Peter汇报了背调结果之后,Peter便决定了放弃陈子安,另寻他人。

“陈先生,我们也很愿意相信您不是那样的人,但毕竟这是Lisa那边的信息,所以...抱歉!”面对陈子安的问询,尽管Amy其实无需向他做过多的解释,但不知怎么的,听到这个中年人富有磁性的声音,再回想着面试时这个态度诚恳的男人。她便想发自内心的对陈子安说一声抱歉。

“另外,再告诉您一个消息”,Amy见电话那头的陈子安有些安静,抿了抿嘴,说道,“Lisa已经将这个消息传递到了同业,也许...其他大厂的HR可能已经将您拉入了黑名单。”

陈子安听到这个消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声音还是有些颤抖的说道,“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挂断了电话之后,陈子安重重的拍了下桌子。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和他八竿子打不着北的H.W公司的HR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这个世界是善良的,至少大体上是善意的,他从来不会以一些恶毒的想法去揣测一个人,去推断一个人。在这个炎热的夜晚,他陷入了沉思,记忆的片段像菲林一般在脑海中放映。

良久之后,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难道是因为那件事?

重生之最强财务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